很強壯的胖虎包 ◎聯合文學

更新日期:2018年11月2日

採訪撰文/神小風


Q.可以跟我們形容一下你的包包嗎?


是我女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,因為我已經把他四個包包弄壞了。為什麼會弄壞呢?因為我都會放筆電,不管用多輕款的,好像都會變成一種負擔,常常把背帶弄斷。所以他特別挑了一個很強壯的背包,很像「玩具總動員二」裡胡迪被重新縫過的手臂。但它的格子很少,這是比較讓人不喜歡的地方。我是那種喜歡把各種格子都填滿的人,喜歡有很多拉鍊,口袋裡還有另一個口袋。這個包包,如果是一個人類的話,大概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那種,就是胖虎吧。


Q.你帶了自己的新書,這次出版,做了什麼特別的事呢?


出書時,我跟出版社說想要自己賣一部分的書。我認為寫作者,販售跟購書之間的分岔狀態讓我感到很彆扭,我們碰不到販賣的行為,感受不到在這過程裡要做到的事情是什麼。我覺得這是一種缺乏。但既然是自己賣書,就有寄送的問題,蠻多書在寄送過程中就凹折了,有些掛號的書因為沒人收被退回來。所以要把郵局大宗單帶在身上,以便隨時查詢,看是誰的書又在鬧脾氣了。


Q.實際執行後的感想?


我想用比較額外的例子來講,就是美漫的Marvel,它們在做的事情很可愛,把一個可能已經被標籤化的文化,往比較潮的方向帶過去,例如它們會用齊柏林飛船的配樂,把時代感帶出來。曾幾何時,看美漫是一個很宅的行為。但Marvel成功的把它變成一種很潮的事。這裡指的不是對外型的追求,而是讓外界的人知道這個圈子裡的人都在幹什麼。面交時,發現大家都還是對寫作者有一些刻板的想像,例如不應該用隨便的態度跟作者講話,都很客氣。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跟大家講話,其實就是靠近他們。或讓他們覺得我是靠近的。



聯合文學2017年11月號第397期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比最後遠 ── 郭強生《作伴》新書彈唱會側寫

郭強生帶朋友入座,說自己已經茫了。上台前他在吧台後面的桌子瞭望店內人群,桌上放著茶和寶礦力水得,「王盛弘和陳夏民都還在路上,哈哈。」背包,吉他,歌單,杯子,兩個人的演唱編制,桌面遠遠看起來卻像一群同學相聚,也許像他的心情 ── 麥田副總編問這是不是他第一次演出,郭強生說是。這次重新出版的《作伴》也是他的第一本書,「不能算是『新書』發表會了,想找個辦法把我十八歲到二十歲的氛圍帶回來,所以今天唱民歌。

I'd Rather Be Hated for Who I Am ── 陳昭淵、楚影、追奇對談

# 標籤──撕吧,小小的拔河那樣 他們笑最久的一次是在幫陳昭淵出主意──才剛開完楚影是詩壇青峯的玩笑,陳卻想不出自己的稱號。「謝佳見啊,之前說你長得很像謝佳見,」追奇一堆點子,「還是方大同?你選一個。」 「所以,要想一個類似『詩壇方大同』之類的嗎?」可愛地,陳昭淵認真起來,「例如『冰島陳美鳳』?」 「冰島陳美鳳!」畢竟都對字敏銳,這下連楚影也樂了。板橋金城武,松山吳彥祖,鄉民推文自號,哽在小地名和

政在書寫你我的故事 ◎政大學聲

記者/李慈媛、王昱翔、萬巧蓉 編輯/林思漢、詹蕣瑗 攝影/江張源 數十載仍舊長青的「長廊詩社」、每年優秀作品競相爭鳴的「道南文學獎」、培育後進的「政大中文文學工作坊」……被譽為「人文大學」的政大校內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文學活動,校園內也不難覓得文學盎然的氛圍。然你可曾留意過,光鮮的成就背後有一群默默耕耘文學的政大創作者? 楔子:創作之於我/我們的創作旅程 不管是已經離開政大校園的追奇、蕭詒徽、楊婕,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