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千七百種公園

更新日期:2018年10月25日

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,我愛過的人會成群結隊在路上走來走去。他們會和我打招呼,但我們都老了,幾乎挺不起來的腰,讓我們再一次這樣矮矮地看著彼此,就像我們剛認識的、還沒長高的那個下午。

為什麼我們不在身高最高的時候見面?他們會說那時候看得太遠了,我會心想幸好我們後來都駝了背。「我們一起去哪裡坐坐好嗎?我走不動了。」

如果是妳,妳會帶我去哪裡呢?能去的地方都已經去過,沒去過的地方卻怎麼樣也走不到了。一起坐在這個尋常的公園,這裡和妳見過的其他公園有什麼不同呢?為什麼現在妳身邊的人是我。

妳會說因為我終於回來了,我卻不曉得以前怎麼會喜歡鞦韆。鞦韆只是來來去去而已,不像溜滑梯,溜滑梯不會讓我回到滑下來以前。




自由副刊2015年4月14日 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supplement/paper/871467

38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填充題

將以下詞語填入空格 完成上面的詩並為它命名: 我/他/風/七/三/還/花 語言/九月/子彈/遺忘/時間/冬天/音樂/顏色/弄丟/獵槍/消息/原諒/天空/名字/鋼琴/森林 消失不見/幸福快樂

為某個人成為鬼:非常林奕華《聊齋》

二○一七年於台北上演的非常林奕華作品《聊齋》,當時場場完售,兩年後回到台北,期間歷經香港的公演與重演場次層層打磨,這次不僅僅只是「再演一遍」,而是將數十場演出的歷練摺疊進細節之中。導演林奕華對古典文學素材的再解讀,總是能在現代都市生活的脈絡得到詮釋。六月二十日起連續四天,他將帶著張艾嘉、王耀慶,將《聊齋》裡的人魂幽情,化為當代人與人關係的蒼涼隱喻:那些我們手機裡的APP。 困於同類 作為符號,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