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話在心口難開 ◎中國時報

已更新:2018年10月25日

採訪撰文/許文貞


有話想說,卻不知如何開口?八年級作家蕭詒徽在網路上發起替人寫信的「免付費罐頭文學」計畫,只要傳訊告訴他需求,他就能寫出一篇短文供對方使用,「接到委託任務,有時就像演員練習,被對方『上身』一樣。」3年來完成了94個委託,內容涵蓋愛慾、友誼、親情等人情牽絆,近日集結成散文集《一千七百種靠近》。


「我忘了從哪裡聽來的,1700,是一個人一生平均會認識的人數。」蕭詒徽表示,替人寫信的計畫,最初靈感來自電影《雲端情人》,主角西奧多就是一位信件撰寫人,幫人寫信,傳遞情感。2013年底,朋友的社團邀請他寫文章在粉絲團上連載作品,他便決定「代筆寫信」,公開徵求案件,免費代寫一段文字。


託他代筆的委託千奇百怪,但多是在處理人際關係。有人在社交軟體上被學妹封鎖,請他代寫一段給學妹的話,有人想寫給舊情人,有人想寫信給絕交多年的朋友,有人想寫給長大後不知如何相處的母親,也有人想寫給因為生活而沮喪的自己。


對蕭詒徽來說,完成委託既要像被對方附身,但又不能真的是表演,「這和舞台演員不同。當你為人寫一段文字,對方想看見的不是你表演得像他,而是想要一段像是被說中了、被分析的閱讀感受。」通常文字寄出後,他不會知道後續結果,但有一次委託人回來告訴他,對方看了文章之後,決定為愛轉換生涯跑道,「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介入了別人的人生。」


蕭詒徽是個心思細膩、對文字十分敏感的年輕作者,每一段委託,對他來說都是新的經驗探索和反思。雖然畢業自政大中文系,但同儕中寫作的人少,「大家普遍覺得寫作沒有用處,但寫作不是只有發發廢文而已,文字是很有用的。」


蕭詒徽表示,「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位過去曾經被侵犯、身體自然對異性產生抗拒的生理女性,想委託我幫她寫一段話給她自己,讓她能接受喜歡的對象的身體接觸。」


蕭詒徽說,自己是生理男性,又是個異男,為了寫這篇委託,只能盡力做功課,「我先打去113保護專線,跟對方說明來意,沒想到卻頻頻被對方誤會我是被侵犯的當事人。」後來他想請教諮商師的意見,卻又因為不是當事人而被拒絕。幸好後來還是順利完成委託。



中國時報2017年9月29日 https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70929000676-260115

5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為某個人成為鬼:非常林奕華《聊齋》

二○一七年於台北上演的非常林奕華作品《聊齋》,當時場場完售,兩年後回到台北,期間歷經香港的公演與重演場次層層打磨,這次不僅僅只是「再演一遍」,而是將數十場演出的歷練摺疊進細節之中。導演林奕華對古典文學素材的再解讀,總是能在現代都市生活的脈絡得到詮釋。六月二十日起連續四天,他將帶著張艾嘉、王耀慶,將《聊齋》裡的人魂幽情,化為當代人與人關係的蒼涼隱喻:那些我們手機裡的APP。 困於同類 作為符號,藝術

以過去擦拭現在──舞台映画台灣上映,專訪林奕華

將在六月下旬帶著二〇一七年的劇場作品《聊齋》回到台北兩廳院重演的林奕華,六月初先行在電影院上映了《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》、《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》與《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》三部「舞台映画」。

楊婕 ── 楊婕《她們都是我的,前女友》序

三年前楊婕問我對《房間》的感想,當時簡單回答四字「正正之師」。後來幾次碰面她都還提起,我猜她在意,而她在意是因為我沒有清楚解釋。在談這本書之前,我想要先說明我那個私下而簡短的評語,希望能撥開她心裡可能有的遲疑,同時也作為談論這本新作的對照基礎。縱然猜想她會更希望這部作品被獨立地看待,我依然決定從這裡開始,因為那份「變化」在我眼中確確實實是美麗的。 在《房間》中,許多篇章的收尾,我都讀到被更巨大的某